八戒小说 >> 忍者就該出肉裝 >> 第254章 雨之國

第254章 雨之國

简体版 · 繁體版

大家都在享受着歡樂時光,白木卻像是一個鐘錶上勤勉不輟轉動的齒輪不斷一刻也閒不下來。

他要儘可能的將兩個部隊的人留在這裏,讓他們沉迷全金屬狂潮的傀儡格鬥還不夠,樓蘭傳說也沒有那麼有足夠的吸引力,必須開發出更加讓人沉淪的遊戲纔行。

回到樓蘭的第一天,白木就藉口要去找老相好,離開了雲隱部隊,回到了他就沒有住過幾天的皇宮。

白,君麻呂,還有香燐都在皇宮的花園裏打鬧玩着,見到白木之後還是有點愣神。

白深深鞠躬,一想到馬上就能見到母親雪女激動的身體都在顫抖:“歡迎義父回來……”

君麻呂也立刻扔下來手中的花鋤,半跪下來:“師傅。”

香燐還睜着大眼睛,楞楞的看着白木,根本不記得這個不負責任的老爸。

“小香燐~有沒有想老爸啊?”白木最喜歡的就是香燐了,蹲下來摸了摸她的腦袋。

“老師,這裏有個怪叔叔……”香燐立刻看向教導他們的老師葉倉。

“他是你爸爸,乾的!”葉倉抱着胳膊冷眼相看。

“就是那個又好色,又無恥,好喫懶做的爸爸嗎?”小香燐天真的打量着白木,不得不說,忍界的娃娃發育就是快,一歲多已經說出這麼囫圇的話來了,難怪五歲就能上戰場。

“咳咳……你就是這麼教孩子的嗎?”白木尷尬的紅着臉。

“你可以自己回來教,把孩子丟給我算怎麼回事?我的風影是不是該給我兌現了?”葉倉冷着臉,面前的胡蘿蔔都快掛餿了也沒有咬上一口,任由哪隻驢都會鬧脾氣。

“Emm……快了快了……已經在策劃了……”白木尷尬的摸了摸鼻子。

“嘁……”葉倉一副信你個鬼的樣子。

白木討了個沒趣,蹲在香燐面前,揹着手,露了老父親慈祥的笑容:“香燐寶貝,猜猜爸爸給你帶了什麼禮物?”

“是一本黃色雜誌嗎?”香燐天真的問道。

“咳!!!這他媽誰教的?”白木額頭青筋暴起:“是一隻可愛的小狗狗~~”

白木拎着帕克的後頸皮,在香燐面前晃了晃,之前突圍戰中綁架了帕克之後,他就一直把狗帶在身邊,想着送給女兒當禮物。

“哦……它好老啊,看起來就像是快要死掉的老奶奶!”香燐有些嫌棄道。

“我是砂皮狗,可不是什麼老奶奶狗……能讓我叫幾聲救命嗎?卡卡西!卡卡西!快來救我!”帕克生無可戀的翻着白眼,只希望卡卡西能早點來救它。

“哦……!!這隻狗會說話!我太喜歡了!”香燐一下子就高興的抱着帕克直轉圈。

“小孩子什麼的最討厭了……而且是三個小鬼,我打賭他們一會就會拽着我的尾巴,像是拋飛餅一樣把我丟進湖裏。”帕克生無可戀翻着死魚眼:“卡卡西,能不能快點來救我……”

“白,君麻呂,我們一起來玩狗皇帝的遊戲吧!”香燐已經想到了一個好主意。

“是,香燐公主……只不過什麼是狗皇帝?”兩人一直很讓着這個可愛的小妹妹。

“就是讓狗狗當樓蘭的皇帝,我們把皇宮變成狗窩,然後這樣這樣……”香燐很有想法說着自己的遊戲規則。

白木擦了擦汗,雖然自己這個皇帝很久沒回皇宮了,也不能讓帕克來當吧?

不過……既然是女兒要玩的遊戲,就算她要把月亮摘下來,也必須由着她不是?

很快帕克就已經帶上了黃金面具,全身披着金絲繡着的輕紗,脖子裏掛滿了各種顏色的珍珠瑪瑙水晶。

就連狗飯都是煎到恰到好處的最頂級A5和牛肉,十幾個美女傭人跟在身後,做着馬殺雞按摩,洗澡都是用的玫瑰牛奶。

“噢……一定是我上輩子拯救了忍界,那個卡什麼的,不要來救我了,我要在這裏當一輩子的狗皇帝。”帕克齜牙一笑。

半天之後。

“好了,狗皇帝的遊戲結束了,我們來玩六馬分狗的遊戲吧!”香燐咧嘴一笑。

“哦shit!卡卡西快來救我!”

……

至於阿飛,他居然真的在樓蘭創建了一個電視臺節目「阿飛時間」,專門表演脫口秀和真人秀,爲樓蘭本就有趣的生活,增添加了一抹更加玩笑的色彩。

阿飛忙的真是分身無術,白木去電視臺找它的時候,它還正忙着準備晚上的節目。

「志村團藏與猿飛日斬間不得不說的三兩事」

「火影辦公室故事」

沒有戰鬥,沒有外景,只有一間辦公室。

以浮誇的演技和逗人的臺詞,演繹着逗人的樂趣,就算木葉忍者,也都看的哈哈大笑,絲毫不覺的被冒犯。

跟白木擁抱了一下之後,立刻囑託白木有機會多帶點白絕過來,人類的腦子裏實在太缺少幽默細胞了,它一個人要分身演整個劇組,太累了。

……

白木又召見了一下,宰相安祿山,兵部大臣?蠍,工部大臣?漢,海軍大將?幹柿鬼鮫,稅務總管?角都,讓他們確保木葉和雲隱部隊能夠在樓蘭留住兩個月,並且盡一切可能的針對他們的心靈弱點,腐蝕他們的心靈。

奇拉比喜歡說唱演唱會,那就安排了無數觀衆給他捧場。

喜歡賭博的,那就不斷的借錢給他賒賬。

總之,兩個月之內,不允許任何一個人走出這座城市。

隨之他立刻拿金幣覆蓋了淨化術,以傳送技能回到了火之國境內。

穿越沙漠之類的事情,他這輩子不想再走一遍了。

……

二尾和八尾已經是囊中之物,九尾查克拉也有了金角銀角,距離十尾開花就只剩下一個七尾重明和輪迴眼的外道魔像了。

七尾重明不出意外的話,已經封印進了瀧隱村,還是幼兒的芙身上,在知道人柱力的情況下,難度幾乎爲零,不論是偷還是搶,問題都不大。

至於芙,反正弦慈和尚有辦法無傷取尾獸,之後再送回來就行。

所以白木還是決定先前往雨之國。

這個永遠充斥着潮溼陰暗的國度,位於忍界大陸的中央,所有的陰雲都匯聚於此,這裏無時不刻都在下着雨,除了青蛙或者根本沒有任何動物喜歡這個地方。

白木也不知道這個消息閉塞的忍村裏是什麼情況,曉現在是什麼狀態,彌彥死了沒有。

……

嘀嗒,嘀嗒……

白木一路走在雨之國境內,見到了不知道多少塊石碑路牌,上面寫着「雨隱禁村,擅入者死」,黑雲壓城,陰雨綿綿下,比蘭若寺還蘭若寺。

剛剛踏入雨隱村的地界,唰的一下,一個渾身躲在蓑衣裏的雨隱忍者就跳了出來,拔出細長的劍指着白木,冰冷的語氣:

“雨隱已經閉村,任何人禁止入內,如果沒有什麼像樣的解釋的話,就準備死吧。”

白木不緊不慢的從懷裏掏出一盒口香糖,慢慢的取出一粒塞進嘴裏,他不怕遇見事情,就怕沒人旅途太無聊。

一卷任務卷軸塞進了雨隱忍者手裏。

雨隱忍者拉開一看,瞪大了眼睛:“刺殺……山椒魚半藏?”

“不好意思,拿錯了。”白木飛速換手,遞上去一卷新卷軸。

“木葉根部間諜身份證?你當我傻子嗎?”雨隱忍者怒道!

“吁吁籲……”白木吹着口哨,不露聲色的把一踏錢擺在了卷軸上。

“呃……咳,你回去吧,今天我就當沒看到你。”雨隱忍者左右看了看,不露聲色的把一踏錢收下。

“吁吁籲……”白木一個字不說,又吹着口哨,一疊鈔票擺了上去。

“咳!那你過去吧……我什麼都沒看到。”雨隱忍者捏了捏鼻子,放行。

“吁吁籲……”又是一踏錢。

“Emm……如果你要出來的話,記得還是走這條路,我每週一二三執勤,你要注意避開一下前面的兩棵大樹,那裏還有兩個暗哨,他們人不錯,但是可能不像我一樣機靈……”

“吁吁籲……”一踏錢。

“啊咳咳……那個半藏大人平時都躲在高塔裏,只有每個月月初纔會召見一下部下,除了女人和牌友,他誰都不見……”

“吁吁籲……”一踏錢。

“祝大爺心想事成,萬事如意,桃花不斷,早生貴子!”

“吁吁籲……”一踏錢

“那個……我給大爺跳個舞吧。”雨隱忍者踢踏踢踏的踩着泥濘的山路,開始扭腰。

“吁吁籲……”

“大爺,我叫躲雨的平次,是半藏大人左右手的左右手,我這就帶你一起去去刺殺半神!”

……

白木從這個傢伙身上已經知道了,整個雨隱村都爛了,爛透了。

在二戰時期曇花一現的雨隱村,曾經讓整個忍界都爲之忌憚,然而在山椒魚半藏看清了忍者的本質,其實是血繼限界之後,徹底的頹廢了。

再也沒有雄心壯志,曾經要帶進雨隱村成爲一流忍村的決心也在酒精的麻痹下消失殆盡,成了一個只會打牌的廢物。

據躲雨的平次說,前段時間雨之國出現了一個叫曉的組織,尋找志同道合的人,致力於讓忍界和平,讓雨之國崛起。

那個黃頭髮的首領小鬼還真有一手,雨隱村的忍者本來就越來越對頹廢的半神失望,一下子被他說服了不少人蔘加那個曉組織。

這下子,情報傳到半神耳朵裏就不舒服了。

這不是拉幫結派,想謀權篡位嗎?

即便曉從來沒有想過要取代半藏的領導者地位,半藏也沒辦法信任他們,而是選擇和志村團藏一起,以和談的名義將他們騙出來圍殲,以穩固自己的統治者位置。

彌彥還是像是原著裏一樣的死了,長門被炸殘了雙腿,身體也被外道魔像抽的生命力枯竭,此刻不知道躲在哪裏休養。

山椒魚半藏也正在全力搜捕他們,對長門最後爆發的那個外道魔像,更是深深的忌憚,同時對那雙傳說中六道仙人的輪迴眼,也是志在必得。

只可惜,事件已經發生了兩個月,他們還是沒能搜索到長門和小南。

對於彌彥,白木其實內心還有一絲愧疚,他真的是一個很陽光,很善良的人,自己本來有能力救下他,只可惜當時力量太弱,沒辦法對抗黑絕。

如今強大起來,終於可以不用再顧忌黑絕從背後掏心了。

從躲雨的平次那邊知道這裏的情報之後,白木讓他先離開了,他要先去找長門和小南。

雨之國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整個雨隱村再加半個根部的地毯式搜查都沒有找到他們兩人,白木也沒有太大的把握。

然而……下一刻。

一團半黑半白的傢伙從樹林裏鑽了出來,不是熊貓,是絕。

“終於等到你來了,我還以爲你們兩個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職責。”黑絕沙啞着嗓音道。

“別怪我!我負責收集尾獸來着,九隻尾獸,已經抓了八隻,要怪就怪帶土去吧,那個懶貨到現在什麼事情都沒幹成。”白木攤了攤手。

“什麼……居然已經有八隻尾獸了嗎?真不愧是斑大人最看好的孩子,簡直勤勉的就像是磨坊裏的黑驢!”黑絕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,從來沒有想過事情會這麼順利。

“那麼最後一隻是九尾嗎?九尾人柱力不需要多久就會生產了,那個時候是她封印最虛弱的時候,我們可以趁機……”黑絕喋喋不休的說着自己的計劃。

“九尾已經有了,缺的是七尾。”白木輕鬆的嚼着口香糖。

“???九尾你哪來的九尾?”黑絕傻眼了。

“金角銀角擁有九尾查克拉,你該不會不知道吧?”白木鄙夷道。

“混蛋……你居然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濫竽充數……十尾的一身精華都在九尾身上,你這樣的作法就像是製作一件衣服少了兩條袖子,如果不能讓母……斑大人復活的時候,披上最美麗的衣裳,我將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的怠惰!!”黑絕低沉的嘶吼着。

“也許斑大人也想趕時髦穿件T恤也說不定呢?”白木無所謂的攤攤手。

“嗯?”黑絕發出了父親般不容置疑的哼聲。

“呃……好吧好吧,我會想辦法弄來完整的九尾的。”白木只能抓了抓腦袋,乖的象個兒子一樣。

“嗯,七尾人柱力我已經鎖定目標了,我會給你帶過來。”黑絕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“話說,長門他們去哪裏了?你應該知道吧?”白木問道。

“嗯,我一直等着你們過來給他們黑化洗腦,帶來新的意志,如果再不來的話,我都想自己動手了!”黑絕不滿道。

“我回去就罵帶土那隻懶狗,整天想着搞三角戀!一點點事情都不上心!”白木甩鍋。

“他們現在就躲在那邊的山崖下面,心態已經徹底崩潰,任何人給他們心裏種一點負面的種子,都能長成沾血的荊棘,交給你沒問題吧?”黑絕感覺白木有點靠不住的樣子。

“你就像是放心阿飛一樣的放心我吧!絕對不會有問題的!”白木豎起一根大拇指。

“正是因爲這樣纔不放心的……一個個的沒有半個靠譜的。”黑絕罵罵咧咧的沉進樹中游走了。

忍者就該出肉裝最新章節 - 忍者就該出肉裝全文閱讀 - 忍者就該出肉裝txt下載 - 夏士奇的全部小說 - 忍者就該出肉裝 八戒小说

最近更新: 秦時明月之無限打卡   獨步成仙   諸天萬界最強召喚系統   開學第一天,我拒絕了校花表白   棋魂:隨身阿爾法狗   咒術回戰:我有一隻沙奈朵   開局十倍收益